【高中三年(日记本一)---03.7.24--7.30】
                                          文/河中鸣
写在扉页的:
    我拥有的
        就是别人给予的
    我收获的
        就是别人付出的
 
    日记并非日记
        而是撒谎的工具
        而是检讨的纸片
        而是生命的装潢
 
    告诉伟大的上帝,我不想去他那儿报告了!!!因为我这一生还未去干过什么伟大的事儿!
    16岁了,我得拿出什么与青春相关的东西来才行!!!
      2003年7月24日         星期四 上午,下午都在掰玉米,山上的玉米总算收回家了,也可以松口气了。
这几天,父亲是最最最最最最苦的了,他除了要在石场打工以外,收了工还得担一挑玉米下山。
我很心疼,我尽力做好家里面的事情,让他少操心。





我的泪水真是不争气,流了一脸,我没有出息,没有给过他什么,有时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说话还老是冲着他。





不谈,很伤。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7月25日                  星期五 昨天晚上,我在网吧上网,玩了一个通天大亮。
累死我了,害死我了! 身上的湿疹又犯了,唉,好苦啊!周身痒的没法说了! 今天早上6:30才回家!我没有掰玉米了,不知道父亲会不会责怪我,好后悔啊! 一切安好吗?我痛晕了,尽如人意!
         2003年7月26日              星期六 在网吧。
一夜。
聊天。
认识一个女子,19岁,叫陈秋芬,网名叫小晴,QQ号码是:215434458. 我和她语音聊天,蛮开心的。
好了,累也。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7月27日               星期日 在网吧。
一夜。
聊天。
认识一位女子,不知道多少岁了,网名是樱子,号码是:1844223698.她很好,很主动给我介绍喜聊的网站。
不错。
还给我唱歌听,很感动。
认识她真的很高兴! 还有一个学生,同一个年级的,名字叫绿光,号码是:11713362.谈到很多关于教育的事情。
深受启发! 一切安好。
尽如人意。
        2003年7月28日              星期一 今天晚上,我没有去网吧了,决定:静坐等前,执笔落词,抖抖成字。
这三天来,从7月25日到7月27日的三天晚上,我在上网,很开心,也很累。
认识许许多多的人,一来自己见识了很多东西,二来为组织的宣传打下伏笔。
在7月26日的那天晚上,认识的那个小晴,她没有读书了,现在在广东的一家网吧工作,我和她语音聊了很久,挺开心的,天亮了,我要走了,才舍不得关掉QQ,下线。
我邀她加入的我的组织,她答应了,却说不能干些什么! 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没有,我骗她说我已经19岁了,比她大,她是10月份出生的,我说我是5月份,谈笑间。





昨天认识的叫绿光的人,我们谈的话题是教育,是关于自力与他力的问题。
开始我邀请他加入我的组织时,他说要靠教师的“他力”才可以将教育搞上去,而我却认为这是错误的。
我告诉他,我们青少年要主动一些,如今的时代问题很多:教师靠什么?工资。
教育靠什么?势力。
他的回答是:势力靠实力,实力靠人力,人力靠他力。
我的关点是人力靠自力。
他所要表达的就是:自力=他力+实力。
而我却是:自力=实力—他力。












他说:我们青少年无论处于何处,总是少不了教师们的帮助,为破门要靠老师的教育,走向成功。
而我认为:我们青少年也本应独立的去创造。






不过,他键入一些文字后,说了声:“晚安!”就离开了! 我叫他,没有回答。
他下了,是的,晚安! 天快亮了,我又认识一位叫樱子的女孩子,没有读书了,上班,人很好,她帮我如何到语音聊天室里面去,她总是很耐心的教我如何用这些聊天室里的东西,之后,她叫我和她在里面聊天,我没有说话,只好撒谎说我正在上课呢! 她相信了,于是,她说,我听,并且用文字的形式回复她。
她唱了首歌给我听,歌名是《网络情缘》,是果子写的。
她说自己很怀旧,喜欢老歌,我告诉她我也是一样的。
她的歌声真的很好听! 我要她再唱一首《灰姑娘》,她哼了一段,不会唱,很遗憾,我也没有出声,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会唱的。
她的河北的,标准的普通话。
我骗她说我正在上课,不可以说话,她叫我好好学校,不要在上课的时候乱跑到这儿(聊天室)玩。
我要下线了,告别了,也许是永远也没有机会在聊天的了。
樱子,实实在在叫什么,我还不知道,看来还是没有必要的哦!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7月29日         星期二 我受到莫大的教训,我决定不再上网了。
我的钱用光了,不堪回想,太令我难受了,我一个贫寒子弟,忽然成了一个挥金公子了,我的上帝。
晚上,还是在上网,聊聊聊,聊天! 在语音聊天室聊,我累了呀,后悔得要命死了!!! 日记翻一页吧,我说。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
       2003年7月30日           星期三 我真的没有去上网了,真是进步了。
我等廖文芳和张莉的回信,并急着有事情找她们帮忙,一个忙:借钱! 我上网了,用的是父亲给我的学费!我的天,我坏透了!我不可原谅了! 我又不能向宋玲玲借,我不好意思向她开口。
只有急等吗?已经十多天了,我还没有收到她们的信。
哎,我要死了。
真的! 一切安好,尽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