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着头看,显得有点单纯。
那时,老师说,单纯就是傻。
       还有一帮兄弟。
         很是努力,也很稚气。
  再斜着头看,有那么一点成就。
       时间,和烟。
便是生命的全部。
遇见。
向左向右。
以及那锈在牛仔衣上的花。
  上海的地铁很深,风很大。
  留下的仅仅就是一些回忆了
  最后,就是现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