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先放一张年少轻狂时的照片,这样会比较让我沉浸于那个时光,才能回忆得更多一些。
这是十年前的照片。
让我想想,那时的我都干了些什么。
中学时代,高二,美术生,个人画展,摄像者是我的美术老师。
一共两张,洗出来给了我一张。
从照片看,我可能显得老气,可能是比较早熟。
宽大的牛仔裤,长袖T恤,肩上搭着意见红色格子衬衫。
这是我在春夏交替时节的装备。
好像当时也就这么一两套,一条牛仔裤要穿个几个星期。
要提醒一下的是,长袖T恤的背后,有一个我龙飞凤舞的签名,用丙烯颜料画的。
如果我知道丙烯颜料涂在衣服上会变得如此僵硬的话,我肯定不会这么做,害得我的背被干掉的丙烯颜料割得一道道印子。
但还是忍着穿。
用现在的话,叫做装逼。
在那时,好想还真没有装逼这个词。
其实我那是就是属于高逼格的那种,而且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种高逼格。
照片中有几块展板,贴着我的几幅画,有素描,水粉,速写,一些平时练习的习作。
美术老师没有给我拍全,我右手边的那块板上有写我的名字,可惜了,只拍到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名字的右下方那几道彩色的变相文字,我是的签名,这样你就可以想想我的背后是什么图案了。
我左手胳膊肘的那个展板上有一幅我画的古惑仔,全开的素描,照着古惑仔的海报画的,一模一样,等比例放大。
前几个月看了大鹏的《煎饼侠》,最后的浩南哥,山鸡,包皮,焦皮一起出来的时候,内心却是被触动到了。
这幅画却是引来了不少的围观。
以至于美术老师有点担心校长看到了会不会太暴力了。
当然,因为搞艺术的,在学校能吸引到女生的注意,这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曾就一个女孩久说挺喜欢我在画室画画的样子,让我以为她是不是喜欢我呢,经过我死缠烂打追上了这姑娘。
不过高中毕业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
工作后,和好过一次,还去见了她的父母。
她父母不同意,大概觉得我不靠谱吧,估计那时我借着酒劲说我打算在上海安家,这句话让他们觉得这是极其不靠谱的言行,能在上海买房安家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他们家里呢。
回头一想,确实不靠谱。
从那以后,我们就彻底不见面了,也没有联系。
我确实去了上海,也去了上海莫干山路的画廊上了几天班,做了几天学徒。
安家就算了,太扯淡了,搞不好饭都吃不饱。
平时文化课比较懒散,所以有了更多时间去外面写生。
买了辆自行车,带上工具,一个人骑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个老寺庙,老榕树下,画树皱皱巴巴的褶子,画院子的破门,画菩萨。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那么孤独,那时为什么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孤独是什么,觉得这样很潇洒,有点独特。
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特立独行,都不一样的路,做不一样的事情,想不一样的问题,有着不一样的行为。
可能因此总会让同学觉得这人怎么怪怪的,并且有点滑稽。
但真的不是装逼。
只是很认真而已。
也许是真的有点轻狂了,我后来就很少去上文化课了,以至于后来的文化课烂的一塌糊涂。
又后来,连画画有时候也不是那么用心了。
估计是迷茫了很长一段时间。
整日不知道做什么,或者什么也不做。
逃课,网吧通宵。
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这段时间真的太漫长了。
后来我当然也没考上理想中的美院。
原以为有些事情很容易就能办到,但总是在前进的路途中有各种的诱惑和干扰,让实现梦想变得遥遥无期。
记得更早初中毕业的时候,我的成绩还不错。
我的一个语文老师对我说,你选择重点中学的话,不一定会减免学费,如果你选择普通中学的话,有可能减免学费。
因为普通的中学要拉一批好一点的生源。
然后我问她,上普通的中学考上北大吗? 她笑了,应该可以吧。
我看到她笑的好真实。
后来我还是上了重点高中。
很可惜,没考上北大。
现在我想想,那时我真的想多了。
  没事,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十年前,十五年前。
以后还有二十年前。
生活不会因为你年轻的时候做了几件错事而变得很糟糕,也不会因为你曾经迷茫过而一直都不给你机会。
现在我已经不常画画了,更不以画为生。
那个信誓旦旦要以绘画为人生追求的少年,现在已经胡子拉碴,拖家带口,过着自己认为对的生活。
  [hermit auto="1" loop="1" unexpand="1" fullheight="0"]netease_songs#:25703023[/her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