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城市......
    我在这个几乎完美的城市里过着并不那么完美的生活。
在一家二手房产中介公司做了二年多的业务顾问,没有什么变动,但也很努力,每天面对一大堆的不属于自己的房子,每天都要装着很微笑的样子给那些目光呆滞的客户,每天都要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每天都要接无数的电话和拨打无数陌生人的电话,每天都要带着那些自认为有了几个钱就很是了不起的大款,像个导游一样陪着他们走在豪华的高楼大厦高档小区从中,为他们挑选他们中意的房子,几乎是求着他们买下,然后自己得点提成收入。
     生活有时真的像是被抛向了九千米的高空,没有着落。
我没有和兰联系了,我知道大家彼此已经是变了,虽然我们没有很明确的说分手之类的话,但是大家都是很明白的-------我们不可以做朋友,因为我们曾经伤害过;
我们不可以做敌人,因为我们曾经相爱过。
或许这也仅仅是一个接口罢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勇气面对,那就让这段情感在时间的绞刑场上结束吧!
     所以,我喜欢一个人呆着,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并且我开始过着很无拘无束的生活,和别的女人开着粗俗无聊的玩笑,以及抽着没有根据的香烟喝着没有根据的烈酒。
我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对兰来说是没有影响的,本来我觉得我是在报复她,然而我听到她嫁给了别的男人后,我才真正的明白,一切其实什么都没有。
有些东西是真的很脆弱的,不会让任何人永久的拥有。
     在忘掉兰的日子里,我突然觉得很幸福......
     我想我是喜欢上她了。
     她是我的客户。
我是她的房产经纪人。
     这个城市夏天往往是没有人情味的,死死的盯着路上的行人,硬邦邦的城市像一堆烧红了的更带煅炼的石块。
那是一个午后,我带客户看房结束回公司的路上,接到一个电话,电话的那一端是个女人,声音很甜,以致于本来很烦的我听到这好像某个天使一样的声音,突然觉得周围燥热的空气变成了一种温柔。
我也不太清楚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我除了给她找房子以外就是陪她聊天。
似乎我们也并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但是我们只是漫无边际的说话,好像说话就是我们的共同点。
有时候一杯苦涩的咖啡都没有味道了,我们还是静静的坐着,看着彼此的手,无聊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可以看的见的东西。
     她说她男朋友不爱再她了,她跟了他七年,她爱了他七年。
七年了,什么都变了,不知道是时间改变了这一切,还是在这个所谓完美的城市里真的会重新塑造一个人的思想。
他不爱她了,没有和她结婚,给了她许多钱,然后对她说,我们结束了。
她没有拒绝他的钱,她没有很是伤心,尽管这七年像是从她身上划下的伤痕,但是她依然笑着对我说,我没有关系,我想有一天他会明白我是爱他的。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看着她明净的脸庞,品着咖啡让人无奈的苦涩。
     她要买一套老房子,她说那是他们生活过的地方。
那时他们刚来到这个城市,一起创业,租下了这套面积不大的房子,过着像生活一样的生活。
生活的顺利,带来了幸运,以及财富,他们有钱了。
可以选择更多的生活方式,但是失去了更多更多的幸福。
     七年前,七年后。
     一切很顺利,她拿到了这套房子的产权证了。
她把产权证寄给了他,说从此以后就不再属于你了。





     呵呵,我并没有对她说我喜欢她,我觉得这很是没有必要了。
她要回到她从前的那个城市。
     临走的那天她邀我在我们平时约会的咖啡小屋的角落里。
她问我,世上有爱情么?呵呵,我笑了,你干嘛问我啊?我不懂。
她一脸的失落。
其实我是应该告诉她的,爱情在这样的钢筋混泥土的城市中,依然有独特的魅力。
但是我没有,我想爱的历练会让我们明白,我们要爱的勇敢一些。
     我把她送到机场,直到她坐的那班飞机从视线中消失。
     半年后,我遇到了一个女孩,我们相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