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喜欢在一家叫gray的小咖啡店里面静静坐着,一个人。
这家咖啡店的布置正如其名,灰蒙蒙的,让人觉得自己是飘在弥漫的雾中,灰蓝色的地板,灰白色的沙发和吧台,以及灰褐色的墙壁,显得那么的松散,那么的无关紧要。
在这里,时间仿佛就会定格在某一个点上,怎么也迈不过去,所以,必须静下心来,一杯意式特浓咖啡,或者日本炭烧咖啡。
意式特浓咖啡是最浓最苦的咖啡。
一小杯可以让你精神一整天,效果是普通咖啡的三倍。
会喝咖啡的人,当它是极品,不会喝的人,比喝中药还痛苦。
又是在承受不了了,还是喝碳烧咖啡吧,比较苦,但是还是可以接受。
日本炭烧咖啡重度烘培会让人觉得比较苦涩,但是最大限度保持了咖啡的原味。
吧台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这家店就是他的,好像是他一个人在经营,偶尔也会来一个女孩,和他说几句话,然后就匆匆离开。
                         
-。
-。
-。
-。
-。
待续,有点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