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份考试,所以就请了一个月的假。
感谢老谭的是依然还可以拿五分之四的工资。
 
开始了狂轰烂炸的学习,复习。
整天闷在小屋里,圆圆说,鸣,你是不是在学母鸡孵小鸡啊。
我说,我孵你个头。
 
那就城墙上拉屎——发奋(粪)图(涂)强(墙)吧。
 
最近的博文也就暂时搁浅在这里了。
希望朋友能够谅解。
 
另外我筹备开花店的事情也暂时放下,一方面是店里装修与房东老太太有很大的分歧和争执,另一方面是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去和她老人家熬嘴皮子了。
人老话多,又是上海人,我不是她的对手。
 
我说,圆圆,你帮我代劳吧。
就看见她撅着小嘴极不满意。
我又说,做好了以后你每月有总利润的二成的提成。
她就甜甜地笑了。
我说,你梦吧。
她又扯着嘴角恨我。
 
我想,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她迟早会成为我的女朋友。
呵呵。
 
快三点了。
上海的夜特别的静,大概是因为白天太吵的缘故吧。
 
终于弄明白了,原来“三个代表”并不是三个代表。
 
于是,抽了支烟后,可以满意地睡觉了。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最后,借用基督山伯爵的一句话:
 
“J'aime celui qui m'aime      re-ai-mu se lv gei mai-mu
 Je haie celui qui me haie     re ai se lv gei mo 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