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健一起,离开了成都,先北上,再南下,目的地是上海。
我已经是第三次去上海了,一年一次。
我们的行李,显得有些单薄。
健,看起来似乎是老练了一点,其实不然。
我,还是那个样子,说不出来的那个样子。
  在西安的一段休息,才看到长长的火车,似乎没有尽头。
  窗外,路过秦岭。
玻璃不干净,显得斑斑点点。
 以及华山。
   小站的小贩。
河南口音。
   买了两包假烟,帝豪是健买的,骄子是我买的。
都是10远一包。
   健睡着以后像个孩子。
    以及隔壁那潇洒的睡姿。
    我,低调。
有时候低了头,就叫低调了。
  从成都到上海,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