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风装进玻璃瓶内 抛向大海 或者深埋在泥土里 烟继续燃烧 食指和中指间产生幽灵 月 固定在帽檐 然后慢慢的划落 让一切关于她的记忆 剪切成模糊的相片 装订在脑海的某个相夹里 走向废墟 寻找她遗落的发夹 哪怕是她的影子 将一只流浪的猫放在怀里 蹲在靠近地狱的古井 仰望到的依然是那残缺的月 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化做宁静的空气 带着猫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