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健的生日,我只给他发了个短信,问他,最近可好。
他说,耍,睡觉了,今天是我生日,一个人和闷酒。
我回复说,我知道,生日快乐,我现在也很窘迫,所以委屈你了。
他没有再回我了,大概是睡着了吧。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在一个城市了,可是现在还不能在同意个战线上奋斗,我感到很惭愧和内疚。
不知道是我怂恿他来上海的,还是他自己愿意的,我都感到没有尽到兄弟的责任。
将健所有的日志重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51空间,QQ空间,所有他的文字,从06年一直看到08年,忽然觉得我们这样的生活很不容易。
尽管有时候我在兄弟们面前显得恍恍而不太真实,也尽管我对于他们显得很荒谬,但是我还是实实在在的我,实实在在的鸣。
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说的,也没有办法倾诉的,包括最好的兄弟和朋友,只有默默的沉淀在心中,融化掉。
这些年,说实在的,过得不好,但不管怎么,都挺到现在了,还是要勉强进行下去。
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你要越是感觉不好,就越是折磨你,直到折磨的让你满意为止,到那时,恐怕已经是白发苍苍的了。
所以何不简化一部分呢,让那些乱七八糟的琐事都见鬼去吧,我们只或在我们的世界里。
健说:“在某一瞬间,我盲目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
于是形如一具尸体,也没有了感情的困扰。
是好是坏我自己不知道,只有等别人去说。
但是路是自己在走,别人始终是别人。
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照找鞋去吧。
” 也许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盲目,在困窘中叼支劣质香烟,依然自得,消耗的青春是自己的,关他人屁事。
健,好好休整一段时间吧,一切会有转变的,好日子就要到来了。
好兄弟,真心祝福你,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