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自己肯定是什么地方做错了。
一定是这样的。
   再次将《基督山伯爵》仔细看了一遍,在某几个幽深的夜晚。
   不能平静安定。
内心的谴责在无时不刻地冲击着我的灵魂,以致于让我莫名产生幻觉幻听。
   我想如果现在用心忏悔的话是还来得及的。
   关于我在什么地方产生了错误,走向了什么样的道路,我想,如果有人理解的话,是不会询问我为什么的。
   我的忏悔,就是我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