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着的是水面的天鹅绒 一直都在选择一种漂流的方式 或许是再也看不到期待中的梦幻 也无法回想你安静的身躯 悄然地荡漾一片姿态 给彼岸一丝恬淡 便不至于干涸 给漂萍一点宁静 便不至于喧哗 离走不是流浪 而是已经找到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