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清楚这样的关系能相处多久,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她躺在我的身边,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我,脸紧贴着我的胸膛。
我们全身赤裸。
小旅店的窗外,开始了久久没有等到的雨水,哗啦啦的下着。
天空灰暗,却显着淡淡的甜腻。
我有点迷糊,却看到玫瑰的颜色,在天空中无端的飘动着。
    她说,你带我走把,不管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哪怕再苦再累,我都愿意,我希望你天天回家,天天能看到你。
我爱你。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实在承受不起,还是心里本来就有压力,自由独处惯了的我,是不是习惯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女人。
或许吧,一个女人的存在,会让我改变一些。
    可是,她,已经有了三十二岁的丈夫,和五岁的儿子。
只有二十五岁的她,深深爱上比她小三岁的男人。
和她第一次睡在一起的时候,她说,我在家等了半年,终于等到我的小男人。
我笑了,因为觉得不可思议。
她也笑了,因为幸福。
    压力,是的。
不管是我答应了她,还是没有答应她;
不管是她决定跟着我,还是不跟着我,我们都逃不出一种模式。
或许那个大胆的一步,她已经等我很久了,可我还在犹豫。
第三者,我就是,和一个已婚女人。
    一种平静,想必快要被打破了。
或许一种平衡,也将建立。
    天空确实是灰暗的。
小旅店的房间里,溢满了奢侈的暧昧,和淡淡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