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有雨。
每年的时候,似乎都是这样的。
一到清明时节,便是雨水绵绵,灌注着古老的理念——应该静下心来,想念一些人,从身边慢慢离开,而永远也无法再见面的人。
安静的默默悼念,或是独自到墓地为离去的某个亲人、朋友扫墓,我想,也只有这个时候,人的心才与天堂更为接近,更容易接受这种自然的衰老、变故、死亡。
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能安静下来去想些事情,一天到晚徒劳奔波,总觉得事情总会按照一些顺序发展,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去在意了。
有时也会安静一会,坐在世界公园里独处一小会,也实在难耐。
庞大的公园,稀稀拉拉的几个人,畏畏缩缩的行走,不知道是在欣赏风景,还是在奔走逃逸。
没有看到几个人真正在享受这春天的美景,往往只是装一下样子,只是对自己说,我静下来了。
而往往只是什么都没有做,而不是静下来了。
这只是一个错觉罢了。
我们也喜欢享受在自造的错觉中,不断告知别人和自己,以自欺欺人为乐。
长大以后总觉得时间太少,过得很快,那只是给这个世界的时间太多了,给自己的时间也就太少了。
时不时的模糊状态,时不时的自欺欺人,时不时的萎靡颓废,也不算是不应该的吧。
就算是能够清晰明澈地活着,也未必能够清晰明澈地看清这个世界。
死亡,同样是一步步的接近我们,有时会擦肩而过,甚至还没有等你考虑清楚,就已经坐上了人生的末班车了。
混沌地看待生活,想必还是可以的吧。
清明,不自觉想起从前的几个人,想念他们的样子,他们身上的味道,喜欢做的某个动作,某句口头禅,某种习惯。
死亡,便是一种终结,而故事还是不间断的演绎。
死亡划清了一些人和一些的界限,可终究还是会留下一些关联的痕迹,想念便是其中之一吧。
也不知道他们过了那条界限,还能不能回忆起以前的时光,也不清楚那条界限到底在什么地方。
每个人也都无法预测自己将会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终结自己的生命,这样也显得那么可悲,同样又是如此的合理。
清明了,胡须也长得比以前快了。
不知道是内分泌失调,还是潜意识的躯体老化。
清明了,不在意的依旧不在意,明白的自然也就明白。
清明了,想念的人,与被想念的人,都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