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少年住在他的心里,而他不再是那个少年。
这是我现在所能感受到的。
阿瑟·克拉克曾说过一句话:“我们从来没有长大,但我们从来没有停止成长。
”然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成长,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长大。
最近折腾这个博客,整理从2006年来写的那些文字,感觉那时候很稚嫩,想法有些幼稚,但是还好能记录一些,让现在的自己能够了解当年在某一个时刻,是什么样的状态,在想些什么。
或许很多经历在现在看来都极其的不可取,无法理解,但是处于当时的的那个青春少年的心里,那个我,就是如此的一意孤行,无比顽固。
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会谨慎很多。
不会像以前那么想到什么,就去做。
现在更多的是考虑到做一件事情需要投入多少,会得到什么样的产出回报,值不值得,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会产生什么影响。
生活畏畏缩缩,行为举止扭扭捏捏,与人交往再三谨慎。
从2007年到2011年,那四年间,一直在路上,动辄就出发,攒所在城市之间,没有顾虑,没有安稳的生活,那时候的感想很多,一开始每到一个城市就特别兴奋,然后再厌倦这个城市,最后逃之夭夭。
居无定所,这四个字能概括那四年的生活。
人生三十而立之年,仔细想想,还是很感谢这四年的那些经历,虽然大多数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四处游荡,但是这四年极大程度的让我体验到了人生的另一个状态。
感谢张家浜河畔的那个午后阳光,感谢上海老鬼做的红烧肉,感谢海安沿海风雨中的一艘艘打渔船,感谢那时候认识的黑皮、赌鬼、假小子、小东北……如今,我都再也不去那些地方了,再也没和他们联系了,也许他们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也可能依然还是颠沛流离。
2011年的夏天,突然从居无定所,到结婚,安稳生活,有了女儿。
好像生活就这么突然给了你一个很大的惊喜,一切都来得很顺利了,有时候还在想,是不是之前把所有的背运都尝遍了,冥冥之中才会应该给这家伙安排点费幸福的生活了。
嗯,是时候了。
女儿两岁半,今年九月就该上幼儿园小小班了。
看着她天真活波可爱的样子,我很多时候,都有种莫名的感动,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有一个漂亮的女儿,我还能给她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每天叫这个名字,呵护她。
前段时间她妈妈带她提前去上幼儿园的亲子班,我送她们到学校门口,看着她们高兴的进学校,我有点感动。
有些事,是以前从来不敢奢求的,如今都慢慢实现了。
而我,可能是真的不再年少了吧。
对于现在的九零后零零后们,我都算是大叔一个了。
走在大街上,和众多三十多岁的那些老男人没有任何区别了。
穿着不再鲜艳另类,行为举止不再鲁莽幼稚,有时候仔细想想,不是不想这样,而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再回到之前的那个心态了吧。
那几天去理发,我甚至有种剃度出家的感觉。
可以说,我已经融入到了这个世俗的社会了。
之前的那些奇葩想法,都淹没在了工作,生活,柴米油盐里了。
关于梦想。
每一个少年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或者是曾为少年时的梦想。
而今,我突然觉得自己貌似没什么梦想了,每天上班挣钱外,确实很少想能做一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难道我已经生活在我年少时期的梦想中了吗? 现在与其说梦想,不如说这更是一种责任。
照顾好老婆,看着女儿长大成人,努力挣钱,衣食无忧,踏实安稳,做好自己的本分,这就算是我如今最大的愿望吧。
虽有自己有时候可能会有些怀旧的情愫,可能是自己修为不如别人,一个容易感动的人,始终也是一个平凡的人。
当初那个少年,如今已经不再年少了。
有时候翻看之前的那些记录,那些事情,心想就让他过去吧。
成长的路上,肯定还会会经历很多,坚持住,回头再看看现在所做的事情,也许能会心一笑,那小子还是不错的嘛。
他不再年少,而他心里,依然住着一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