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着天空 远处的山拍打着云雾 我不敢出声 怕惊醒沉睡的飞鸟 我背着包裹 却带不走这里的一切 蚊子在四处奔波 已尝不到我的味道 多年以后是一根竹子 生活需要打通每个节点 引入山泉 流入心里的是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