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镇的柳树并不多 但那里的老酒比较寂寞 喝了两杯就没法和姑娘亲嘴 只能拉着她的手 走在河堤边,丘陵里,树丛中,田野上 最后钻进秋天的草垛 不停地诉说 柳树镇的村子里有一些小山坡 人们在山坡上种地,收割,玩耍,赤裸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村子里找到恋爱 那里的人们喜欢把漂亮的姑娘锁在酒缸里 让她们喝光整缸老酒 让她们忍受老人们的啰哩吧嗦 让她们忘记爱情,男人,小山坡 柳树镇的姑娘是如此醉人让人着魔 她们往往还是要去远方打工和生活 破旧的站点里长途大巴车锈迹斑斑 尘土飞扬裹着姑娘远走他乡 她们没有回头没有想念没有了任何消息 只有望穿秋水的眼珠子空空落落 只有柳树镇的柳树在风中做作 许多年没喝过柳树镇的老酒 也没再爬过柳树镇的山坡 那里的姑娘们都已嫁给了土豪山炮死胖子 只剩下老太婆们和那老酒缸 再也回不去的柳树镇 不想再回去的柳树镇 因为那里没有了我们曾经诉说的草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