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了,我还是回了家一趟。
   
父亲还是那么明朗,看到儿子,依然是已往的的笑容。
父亲说,二娃,你瘦了。
其实,是我不敢看他。
这么多年,还是觉得,父亲是伟大的,无论儿子做了什么,他都能谅解,支持,深深地爱着儿子。
这么多年,父亲还是苦。
也许是注定要苦上一辈子,也许我会一辈子令他担心,令他守望,令他彻夜难眠……   
这么多年,我才渐渐真正流着父亲流过的血液,鼓动着父亲冒突突的筋骨,流淌着父亲晶莹的汗水和老涩的泪水…… 也许我还会继续苦这么多年,也许我还要继续奋起拼搏……
只要父亲能得到幸福,哪怕的仅仅一瞬间。
送一首老歌给我的父亲:  那是我小时侯 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 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 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等我长大后 山里孩子往外走 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 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 都说养儿能防老 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都说养儿为防老 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 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 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