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昨夜的梦是那么的短暂,家中的炉火还在熊熊燃烧着的时候,我就醒了。
  妈妈说:“小凯,下雪了。





”我将我那无知蒙蒙的脑袋从门缝向外探了探,世界,白了。





十一年了,十一年没有看到如此纯洁的精灵。
十一年,竟然还是像这雪一样,干净得一片空白。
  想到的很多,不敢去想的也很多,应该去想的也是想这些雪花一样,飘啊飘的,老是不能着地,一旦着地,就不属于天空的了,一切的理想,一切的愿望,都没有了,能做的就是化成一滴水,容入大地,平平而淡淡,生活。





  也许总是担心所走的路是太短太短了,所以才不知不觉的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