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双眼挖出放在反光镜前
必定会看到多所有的真实的面容
跳进一个温暖的陷阱
就会明视自己的内心
血液的音符在干涸的躯体里
演奏不被人知的乐曲
那才是真实的剧本
 
空空如也的苍穹
却容不下一个清醒的自我
关闭窗户
让腐朽在此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