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偶尔会有一个音符跳动在脑海深处
不可知的星宿在宇宙召唤
放下心爱的姑娘
和忠诚的战友
蜕去束缚的顽固不堪的牢笼
将胡须搭理干净
一段遥远的路程需要轻装上阵
 
一扇龇牙咧嘴的门
正在微笑
就在前方的谈谈的烟雾丛中
还有一丝丝凉凉的阳光
耳旁的乐曲突然如此嘹亮
 
一身的肉体化作野草践踏的土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