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之躯,叮呤做响
悠然山峦间
欲去何方
犹作千丝青发
萦绕梦之床
 
穿越寂寥怎能不抵达豁达
隐忍阻挠便即可造化路途
或飞流直下,或宁若明镜
在喧嚣中安静路过
在平静中张狂不羁
 
低处,可有精神之圣洁
惟有日夜奔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