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远远地望着城市 听着它从音乐里的迷惑 当从昏眩中渐渐清醒的时候 却发现身边已经在着音符里诡秘地跳动 身边那些行者的气息是那么的熟悉 让我陶醉在庸懒的阳光和忙碌的街道里 所以 我就开始腐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