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雪 所谓的白也仅仅是水的化身 人类的肮脏的脚印 你是永远也覆盖不了 哪怕是拼命的飞扬 也不过是一场表演 欣赏剧情的往往不是雪中的人 而是远离这片净白的心灵 无雪 干燥的冬季 任凭西北风的瓜分 一直等待伟大的洗礼 像是婴儿渴望乳汁一样 焦躁地左手搓着右手 望着天空这庞大的乳房 呆呆的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