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以为    可以仗剑走天涯    最后还是独自含舔伤痕    跋涉那么多的路程    看过那么多的风景    最后还是甩甩干枯的毛发    默默走在来时的路    荒凉的古道    已经承载不了无边的彷徨    嗒嗒的马蹄    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轻狂            走远了    泪就没有了    矮矮的土堆    即将掩埋所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