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袜子是不是掉进阴暗的水沟    外婆的奶糖让你重新微笑    冬天里冻疮的双手    搭在嘴唇上的鼻涕    玻璃珠,弹弓,邻居女孩的红头巾    都长在记忆里    越来越小    人却长高      儿时的伙伴是不是已经不在原处    散落一地的坚强和顽固    是不是快要拾不起来了    四季的变迁    已经不会再那么充满牵挂和期盼    没有睡意的一个个夜晚    浅浅的胡须    开始玩弄理想    一个老人对一个孩子    开始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