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自己干净得如此自由 把一块肋骨栽种在山梁上 伴随蒲公英一起发芽 然后撑起飞翔的伞 寻找干枯的躯干 你以为可以将一把胡须剃去 然后离开 就可以下辈子做女人 你的骨头 可还在你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