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打电话给大姐。
说了一会话,大姐叫他儿子周傲和我说话。
   电话那边是稚气的声音,舅舅,回来给我玩具哇。
   我半天没有反映过来,第一感觉就是摸下巴。
我说,好的,真乖。
       高兴。
   也有不是滋味。
开始有人叫我舅舅,叔叔了。
成年了。
   不久,可能也会有人叫我爷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