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拂过的桥墩下面 拾到一本毕业留言册 泛黄的纸张 潮湿的字迹 伴随河水漂流的日子 已经是不记得高高的篮球架 和那段模糊的对话 女生宿舍旁的银杏叶子 静静飞下 同抽一支烟的兄弟 晾在一起的袜子和内裤 很多年以后 就不再唱起那同一首歌谣 温暖过后 最后一次寒流 不再记忆 雨露依然更替 最后一次感冒 需要阳光而想起你 寒流之后 将得到整个太阳 河水悄然上涨 覆盖青春的纪念册 而我们忘却的 仅仅是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