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桥墩旁的被窝里 看着河水涨落 浸湿我的被褥和胸膛 我的眼睛漂浮在水面上 弄不清何处是泛滥的河水 弄不清何处是悲伤的眼泪 潮水退去 我才发现自己离不开了水 杂乱的水草丛中 多了一条鱼 鱼从不流眼泪 而整条河 却是鱼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