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    画笔自己飞上画布    留下一幅画    一个透明的孩子    正在喝肮脏的水    浑浊漫过膝盖和肚脐    漫过胸和脖子    最后    他不在透明    像一个玻璃瓶子    装满了有色彩的水    从此    再也道不掉这瓶里的水    因为    画笔不知道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