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 鸟声把我从睡梦中拉起 饥寒中的幸福 一把长椅 孤零零的躺在公园里 鸟向我问路 哪里可以找到爱情 迷情的春天 让万物都没有了方向 我指了指面包房 那里储存了我一生的粮食 可是我已经身无分文 我重新躺下 合上眼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过 我梦见了面包房 还有从里面走出来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