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你偷走了文明 将死亡滞留在荒岛上 在生命结束的一刻 才记得把名字写在天空 阴雨浸透坟墓 春水抬起你的尸体 和野草一起舞蹈 来了,来了 摘下低践的头颅 高高举起 端详着仅剩的尊严 不可言说的傲慢 你偷走的 只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