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惊险的航行 停靠在错误的港湾 陌生的陆地 熟悉的天空 忧郁是只庞大的手 重重地扇在脸上 让你清醒地沉浸在孤独中 返回的路迹已不在 只有对着风呼喊 深深吻着脚上的破鞋 它们曾经走过来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