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寞中生长的人,很容易就不再寂寞了。
在喧哗中生活的人,一不小心就会寂寞。
精神守望者,在一平方米的田地,也可以拥有一万平方公里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