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床 便把所有的梦都送给了路人 疲倦像烈酒将我醉倒 困顿像疯狗咬着我的神经 闭上双眼就是黑夜 睁开眼睛便是白天 我行走在很多床边 可它们不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