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娘对我说 哟,艺术家,你怎么把我画得这么丑 新娘的老公对我说 哟,哥们儿,你把我画得太寒酸了吧 我主宰不了我的画笔 它总是不能将一个抠门的老板 画得如此富态 也不能把老板的老婆 画得如此妖娆 于是 我操起剪刀 像一个裁缝 将画中的男女剪开 再分别给他们看 他们笑了 分别给我丰厚的酬金 2009.05.17